Heart, Mind, and Soul

關於部落格
  • 42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初夏2008 (十一) 下

  雅遞出手上的寫真書。
 
  東明嚮頓時會意過來,大筆一揮。
 
「謝謝你,這樣就公平啦!」雅燦笑著,心中想琳拿到會是多麼開心啊!
 
  漾著光的美麗笑容閃耀在夜色中,讓東明嚮瞬間看得痴了。
 
「至少讓我送妳回家吧!Julia。」主動出擊向來是他的作風。
 
「不用了,我…。」雅有點受寵若驚。
 
  在旁觀察頗久的有天終於忍不住,『正巧』路過,
 
「東先生,今天辛苦了!」彬彬有禮地鞠躬,順手輕攬雅的肩說:
 
「Julia,我開車載妳回去。」附上十萬伏特的甜笑一枚。
 
  轟!紅豔花火分別從雅的雙頰炸開,霎時腦中一片空白。
 
  顯然被半路來的程咬金殺個措手不及,東明嚮很man的臉有點變形;
  佳人在前怎能失了翩翩風度,東明嚮掏出名片,大手疊在雅的小手上。
 
「今天那麼晚妳也累了,有空call 我!」瀟灑離去。
 
  剛剛到底是…?雅的意識尚未回籠。
 
「もしもし!Julia,還好嗎?」打死他都不想承認Julia的失神是為了東明嚮。
 
「嗯,有點累…,我想先回家了。」趁自己還沒被電暈前。
 
「妳認得路?Ken說妳其實是方向痴。」
  想沖淡剛才微妙的氣氛,有天顧作輕鬆的逗人。
 
「…,我坐地鐵。」雅不服氣地回他。
 
「天這麼黑…,一個人走過去,嘖嘖!」
 
「…。」雅開始動搖。
 
「既然淑女堅持,身為紳士只有尊重妳的決定…。」
 
  有天舉步卻不見雅有任何動作,咬著唇,微微徬徨的無措不由得
  讓他輕嘆,唉!真是倔強。
 
「Come on,Julia,不然我真的丟下妳囉!」
 
  恍惚地跟上,雅不自覺得一陣輕鬆,偷偷地笑了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「很開心?他是妳的偶像?」對雅的好心情,有天很悶。
 
「诶?東先生?他是琳最愛的作家啊!這本書是她獲得的獎品,碰巧遇上東先生
  當然要幫她要簽名,琳一定會樂壞的!呵呵!」
 
「妳很疼她。」在心中悄悄吐了吐舌,真是沒來由的天外飛醋。
 
「當然,琳是我唯一的妹妹;她好可愛又貼心,雖然有時會欺負我,可是她…。」
  說起寶貝妹妹,雅眉飛色舞地滔滔不絕。
 
  看著雅滿是對妹妹的憐愛,有天驀的想起遠方的有煥。
 
「對了,要跟琳說我今天…,诶?11通未接來電?」
 
「喂!琳…,什麼!幾點的飛機,好…,我現在就過去。」
 
「怎麼…了?」雅突然黯淡下來的側臉,眼眶泛著的是…淚嗎?
「有天君,拜託你現在就送我到羽田機場好不好…,琳要走了!」
 
  雅隱忍傷心的神情,180°反轉的氛圍讓有天催緊油門。
 
  羽田機場。雅衝下車往登機門飛奔,身後有天擔心地目送著她。
 
「雅!」
 
「為什麼突然要走!琳…。」
 
「今早公司來電,走秀很成功又加場,我得提早收假回去…。」
 
「厚!所以未來的名模為工作要拋棄姐姐…!」嘟著嘴,雅用撒嬌掩飾離愁。
 
  知道姐姐一定快哭了,在異鄉的寂寞因為自己的到來而稍稍減輕,卻又由於
  自己的旋風離開而傷心;緊緊抱住雅,即使再捨不得還是要走,琳知道。
 
「雅,好好照顧自己!我回去一定跟老闆拗更長的補假,下次絕對會煩到妳
  趕我會台灣!」
 
「妳說的喔!要是騙人我就不把禮物給妳;呶!《留聲機》的寫真書,還有
  東明嚮的親筆簽名,我今天…。」
 
  搭乘往台灣BR413班機的旅客…。
 
「食言而肥對我可是大忌,放心吧!謝謝妳…,雅。」
  胸前捧緊那本《留聲機》,嘴裡開著玩笑,琳還是感動地哽咽了;抬頭綻放
  最甜美的笑,只為雅。
 
「走囉!不要太想我嘿!」背過身,琳的話飄散空中,不回頭。
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積累的孤獨感全湧入,雅靜靜地不說話,只是慢慢走著;機場的燈讓整個空間
  恍如白晝,在她眼中,光圈不再圓滿,缺口層層疊疊成一片模糊的刺眼。
 
  等待是種煎熬,有天並非從未經歷過,但這十分鐘,卻讓一向灑脫不羈的他陷入
  一種動彈不得的焦躁;放不下…什麼呢?
 
  終於,十二點鐘方向,雅的身影出現;機械式只顧往前走,透明的表情波瀾不興,
  她的平靜讓有天心頭猛地一窒。
 
「Julia,這邊。」拉住走過頭的雅,即便話術第一的有天也說不出什麼安慰。
 
「…。」雅仍舊沉默,彷彿只要不開口,就不會提醒自己,心有多空。
 
「還是送妳回家吧!」
 
  點點頭,雅垂首不敢直視,此刻有天低柔的嗓音過於溫暖,某處水氣漸漸在凝聚,
  咬緊唇,不允許自己露出脆弱;一個人不過是回到原點,習慣就好。
 
  緩緩開進住宅區,下了車,有天陪著雅走到門口,一路上相對無言的兩人。
 
「謝謝你…。」像是調適了很久才擠出這麼一句,幾不可聞。
 
「別難過了,妳不是孤單一個人…。」
  像是練習了很久才擠出這麼一句,笨拙的勸哄;至少有我在…,有天沒說出口。
 
  好似心口受了一記撞擊,雅怔忡,抬頭望向他那帶著真摯、理解的視線,眼前
  忽然起霧。
 
  隨著簌簌滴落的雨,漣漪般擴散在有天眼底、心上,他沒有多想,伸手擁住雅。
  懷裡的她微微顫抖著,略低的體溫令有天感覺呵護她的必要;總是能發現她企圖
  藏好的不安全感而牽掛著,是因為他們有同樣的寂寞,所以頻率相通嗎?
 
  不設防落入有天懷抱,寬闊而令人安心,鼻間環繞著淡淡木質香氣,穩重的感覺
  和著紅茶基調的微甜,溫柔地醉人;雅止不住的淚無聲地泉湧,浸溼了他襯衫。
 
「想哭就哭吧,不要勉強忍住。」
 
  如果能給時間下個休止符,讓她放縱自己去依賴,這會不會是奢求的幸福?
  大夢初醒般,雅稍嫌狼狽地退離,胡亂抹著兩頰。
 
「別用力揉。」
 
  有天傾身攫住雅肆虐的小手,用修長的指撫去她眼角濕潤;滿意地注意到雅
  略顯蒼白的臉升起嫣紅,想到自己對她的影響力,浮起一股純男性的虛榮。


「啊!有天君,那個…,我沒事啦!…,你辛苦了!不是…。」
 
「叫我有天,Julia。」
 
  胸口傳來怦然迴響,急遽地搏動;雅迷惘地望著有天篤定的目光,一切好像
  失速般,心墜落了。


  <待續...>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